“反恐尖刀中队”战士曾以一敌六 击毙六名暴恐分子

2014年,吴蛟迎来实战。

一伙暴恐分子设置路障,打砸焚烧过往车辆、砍杀无辜群众,随后四处逃窜。

围剿捕歼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谁都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深夜,吴蛟持枪搜索,藏匿在芦苇丛中的2名暴恐分子持大砍刀猛扑过来。一旦形成贴身持械格斗,步枪就没有了优势。

吴蛟抓住转瞬即逝的战机举枪就射,将暴徒击毙在身前仅2米处。

随后,又有4名暴徒挥舞砍刀袭来,均被他击毙。

以一敌六,毫发无伤,吴蛟因此荣立一等功。

人民武警报7月9日消息,近日,记者来到武警新疆总队某机动支队特战大队特战一中队。在一楼大厅,记者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标语口号,而是一张世界地图,上面用一个个蓝色的标记注明近期世界各地发生的暴恐事件和处置情况。

“这些标记每季度更新一次,目的是让大家时刻关注全球反恐动态。”中队长韩振伟告诉记者。

这个基层中队用全球视野定位职责使命,先后参加反恐战斗31次,击毙暴恐分子91人。就是这样一个中队,走出了“八一勋章”获得者1人、“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4人,先后荣立一等功10个,其中9个是战功;荣立二等功12个,其中10个是战功;涌现出三等功臣160人,名录写满了中队荣誉室半面墙。

2014年4月27日,习主席视察该中队,听取战斗情况后,称赞他们是英雄的部队。

时隔7年,中队再次迎来高光时刻。

2008年8月27日,是中队七班时任班长刘志军入伍的第1365天。这天,几名暴恐分子杀害无辜群众后,又袭击了设卡的公安民警。中队奉命出击,搜索3天后却一无所获。对讲机里说,再找不着就撤。“坚持一下!”队伍中的刘志军右手持枪,左手扒拉着玉米秆,继续搜索。

突然,一根钢制的长矛从玉米丛中刺了出来,直直地扎向刘志军脸部。他一个后仰,前胸和脖颈躲了过去,嘴却被扎了个正着。3寸长的矛头拔出,碎了6颗牙。刘志军紧闭双唇,拉动枪机,两个点射,击毙了冲出来的2名暴徒。

顾不上处理伤口,刘志军又去救身旁的民兵。他压低枪口,击毙了正在砍杀民兵的暴徒。指挥战斗的时任大队长王刚赶来询问战况,刘志军一张嘴,喷出满口鲜血。

就在这时,面对2名暴徒偷袭,六班时任班长刘琳左右开弓,又稳又准,将暴恐分子击倒在距他不足两米的地方。入伍仅1年多的上等兵赵辉、向庭冲上去反击,双双击毙身前的暴徒。

刘志军、刘琳、赵辉、向庭均为首次参加实战,4人荣立个人一等功,中队荣立集体一等功。他们说,对生死的事没想那么多,只有一个念头:坚决完成任务。

亡命之徒遇到了不怕死的对手。中队官兵“虽九死其犹未悔”,哪里危险就冲向哪里。

高凯是刘志军带的兵,排爆技高一筹,沉稳更胜几分。2013年,一起暴恐事件过后,现场留下了爆炸物。对这个被烧焦的爆炸物,机械手臂抓不起来,X光机透不进去,线芯裸露,随时可能自爆。时任中队长杨卓龙表面上沉着冷静,心里却七上八下。他把手机递给高凯,说“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妈,我这边比较忙……弟弟回去后,让他别乱跑,把他留在身边,在家多干点活。”高凯打完电话,抽完中队长递来的烟,走进排爆阵地,像个孤独的医生,开始“手术”。他连续9个小时没动窝,最后破拆成功。

有人说,世界上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伤愈后的刘志军镶了牙、提了干,军校毕业后回来当排长、带新兵。

碰上刘志军这个排长,不少新兵直呼“倒霉”,因为训练“苦得要死”。新兵吴蛟却觉得很幸运,“咱排长立过一等战功,还是‘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强将手下无弱兵”。

别的干部骨干一笑,吴蛟会高兴地跟着笑。但要是排长笑了,吴蛟反而会紧张:“那一嘴烤瓷牙咋来的?被他盯着笑,那是闹着玩的?”

吴蛟咬着牙训练,刘志军呲着牙笑。最终,吴蛟以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结束了预备特战队员集训,正式成为特战队员。

看到“蛟龙入海”,刘志军收起笑容,认真地对吴蛟说,练你练这么狠,是因为你肯定会上战场。

2014年,吴蛟迎来实战。一伙暴恐分子设置路障,打砸焚烧过往车辆、砍杀无辜群众,随后四处逃窜。围剿捕歼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谁都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深夜,吴蛟持枪搜索,藏匿在芦苇丛中的2名暴恐分子持大砍刀猛扑过来。一旦形成贴身持械格斗,步枪就没有了优势。吴蛟抓住转瞬即逝的战机举枪就射,将暴徒击毙在身前仅2米处。随后,又有4名暴徒挥舞砍刀袭来,均被他击毙。以一敌六,毫发无伤,吴蛟因此荣立一等功。

战场的另一侧,与吴蛟同时作战的二班战士,在时任班长郭栋栋的带领下击毙暴徒9人,全班荣立集体一等功。

优异的临战表现,来自强化的极限训练。按战士们的说法,就是练到“死去活来”。那一年,中队35名官兵外出武装巡逻、沙漠丛林搜索、武装清查,一干就是一个多月。没想到,撤收归建的第二天,中队不仅没有休整,还拉开了“魔鬼周”极限训练的序幕。后来,武警部队在所有特战分队展开“魔鬼周”极限训练,中队官兵早已轻车就熟、游刃有余。

七班先后走出3名“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一般训练不说了,只说排爆专业:实战后,他们将拆除的爆炸物重新填充火药,让新排爆手来操作;平日里,他们在中队排爆专修室“背靠背”制爆,再相互排爆。

经此一战,中队一楼东头的二班挂上了“一等功班”的牌子。三楼西头的七班也有一块牌子——“忠诚卫士班”。前一块牌子,在武警部队屈指可数;后一块牌子,在武警部队绝无仅有。

英雄可以孤胆,但不能孤单。

那年,中队为了比武,5个休假名额得减掉1个。正准备回家相亲的三班时任班长蔚宁对时任指导员杨皓说:“反正相亲也不一定成,我留下。”另外4名要休假的战士听说了,都来找杨皓:“我们谁不休假都行,蔚班长必须休,不能让班长再打光棍了。”

别的中队官兵争着休假,这个中队官兵争着“让假”。争与让,见境界。

有危险,争着上。一次实战中,狙击手的长枪施展不开,手枪子弹打完了,一声求助,周围战友同时往外掏弹匣;一次实战中,队员变换队形搜索,干部骨干主动往两翼跑,因为这里可能接敌最早、支援最少。

有好事,相互让。一次战后评功,时任中队长刘琳把手一摆:“给战士评!”结果全是战士立功,2名战士因此提干。还是一次实战,一队人在沙漠奔袭中嗓子冒了烟,但只剩半壶水。大家你让我、我让你,最后谁都没喝,把水让给了公安干警。

有人说,除了生死,都是小事。中队官兵置生死于度外,敢于把自己的后背交给战友,勇于冲在前去为战友挡刀挡枪。

对战友,完全信任。在中队第一批排爆骨干中,甘文杰、王铁豹是“师傅”,高凯、陈冰威是“徒弟”。他们的“师徒”“师兄弟”关系就是以命相托。一次实战中,高凯遇到了棘手的爆炸物。甘文杰说:“我在这儿,不要怕,大不了一起死。”高凯当班长,陈冰威当副班长,他俩战时一起排爆,相互托付;平时训练,比学赶帮。经过战场的洗礼,他俩先后立功受奖。

对组织,完全信任。在中队,党支部拿着“指挥棒”、端起“度量衡”、举着“风向标”,如果拿不稳、端不平、举不好,战士的信任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去,战友的感情就会不断出现裂隙。

2013年,A队队员成飞因伤休养一年半,导致一条腿粗、一条腿细,他觉得自己“废”了。部队有任务,他躲在营门口的柱子后目送战友出发。同批兵的战友来安慰他,却被他骂走。为了帮带成飞,中队长、指导员轮流把他带在身边,让他慢慢找回自信,恢复训练,终于重回A队。

陈冰威入伍前因调皮捣蛋,老家十里八乡的学校没一个要他。父母觉得只有部队能管住他,便送他当了兵。新训结束,他在新兵连最后一个被挑走。下队后,他觉得“爹不疼娘不爱”,干不出啥名堂了。中队像拉扯一个顽皮又叛逆的孩子一样,包容他、培养他。陈冰威服役期快满了,闹别扭不想留队。节骨眼上,时任指导员王建给他父母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陈冰威接过电话时,听到久违的父母已经泣不成声,顿时转念,发誓“不干出个样子就不走”。

战士信任组织,组织没有辜负战士的信任。早年,一位干部为一名能力素质欠缺的战士选取士官说情,见中队干部王建不松口,撂下狠话:“这个兵选取不上,我看你也别干了。”王建回答:“不让我干可以,让他选取士官不行。”

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家风”。在党支部带领下,中队人心齐、风气正。大家说:来这儿之前不想来,来了之后不想走。

原标题:《”反恐尖刀中队”战士曾以一敌六,击毙六名暴恐分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